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资讯 >

曲解“诺奖”引发的思考

时间:2015-12-14点击:

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喜讯传来,令人感到振奋。这是中国医学科学家对人类防病治病的巨大贡献,也表明中国人在近代医学科学研究上,有能力做出很高的成就。“诺奖”公布以来,出现了一些争论。表面上看,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奖项的医学归属上——究竟应当归属于西医,还是应当归属于中医?本质上看,争论的焦点是关于中医药学的正名以及中医药学未来发展的方向与道路问题。

一百年来“去中医化”

最近公开发表的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到:“文化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力量。人类社会每一次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升华,无不伴随着文化的历史性进步。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史,近代以前的中国一直是世界强国之一”。在谈到中国精神时《讲话》指出:中华优秀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一定要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如果‘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把作品在国外获奖作为最高追求,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东施效颦,热衷于‘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那一套,绝对是没有前途的。”

应该认识到,这一《讲话》既是对文艺讲的,更是对文化讲的,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时代里,推进中国文化复兴的总动员。在人们为“诺奖”属于中医还是属西医争论不休的时候,中医工作者是否想到,《讲话》里提到的“五化”,不正是对一百年来“去中医化”的全面揭示吗!不正是对茫茫医海迷途人的当头棒喝吗!

笔者认为,无益的争论可以休矣!共同关注中医的正名和发展方向与道路才是大家应当思考,应当努力的大问题。

为中医药学科正名

一百年来,中医的头上戴着五项黑帽子:落后的、过时的、封建的、不科学的、经验性的。有人认为中医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宝库,有人认为中药也是尚未充分开发的宝库,有人否认中医的基础科学体系与辨证论治的临床技术体系,有人认为用西医的观念与方法对中医解释、改造就是中医发展的重要途径。

所谓为中医正名就是用一句定义的语言,把该学科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表达出来。六十年来,强调“中医与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医学科学体系”的人,至今没有按照学科定义的原则为中医做出一个完整、准确的定义来;强调“中西医结合是中医发展的唯一道路”的人,既没有认真思考“中医我是谁”、“中医是怎么来的”,也没有仔细思考中西医结合这一提法的内涵到底应当如何表述。据不完全统计,公开贯以中西医结合之名的临床、教学、研究、管理、部门、学科分类等,不下十种之多,可谓“中西医结合是个筐,什么都往里头装”了。

笔者认为,中医与西医各自都包括着三个层次的知识,即基础科学、临床技术、临床经验。在这三个层次中,基础科学是其核心,临床技术与临床经验,从属于基础科学。前面所说的正名或定义,就是指基础科学而言的。而无视中医与中西医结合在基础科学层次上正名或定义问题,中医发展的方向与道路必然不会有准确的判断,主张中西医结合是发展中医唯一道路的人除了高唱口号之外,更不知路在何方。中医学的学科正名与定义若仍然不清,发展中医事业方向定位的罗盘就没有了。六十年中医学术与中医事业的是是非非,都集中在这一点上。

明确发展方向、道路与机制

中医的发展方向与道路,是以中医学的本质特点为指南,由中医基础科学体系与临床技术体系为材料而铺成的。如何组织引导并提供后勤服务,那是行政管理部门的事。而要厘正中医发展方向与道路,则需要有勇气、敢担当、知难而进的改革精神。

从管理层面上看,我国从20世纪50年代设立卫生部中医司起,其任务即有两项,管理中医和中西医结合。1985年设立国家中医管理局时,其基本职能也是这两条。显而易见,在同一个中医管理部门里,既要管理好中医发展,又要管理好中医西化。

几十年来中医管理部门有一句不断重复的话:“要正确处理好继承与发扬的辩证关系”。这里的继承二字,无疑指的是中医;这里的发扬二字背后的潜台词,其实就是西医。有统计显示,从早年的中医司到今天的国家中医管理局,95%以上中医的科研项目,名义上叫现代科学方法,实质上是以西医西药的观念与方法来完成的。所以“继承与发扬”的真正解读,就是“继承靠中医,发扬靠西医”。这种身首各异的辩证关系,恐怕连马克思也是处理不好的。然而时至今日,这种身首各异,背道而驰的发展机制,照旧牢牢笼罩到医疗、教学、科研、管理的每一个角落。尤其在教学、科研方面不仅严重西化,而且高调要求科研论文进入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难道世界中医学的发源地和大本营离开中国,飞到国外去了吗?

在这种发展机制下,中医管理人员两面受气、左右为难的窘境,令人同情。但是中医学术日趋落后的状况谁来承担,而且谁又能承担得起呢?笔者属于老一代中医,已年逾古稀。历史让我们这一代人痛苦地见证了中医不断衰落的全过程。如今,正如习近平主席在《讲话》里所概括的那样:“‘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借此时机,笔者希望把“去中医化”中亲眼见证的是是非非、千言万语凝聚成一句话——中医发展机制,必须彻底改革!

------分隔线----------------------------